90后情侣演绎血色浪漫,那“温暖又惬意”的同居啊,象洞白水寨

2019-09-04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

王兵看到陈慕烟铁了心要离开自己,心里感到特别难过。但是,他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,再次恳求陈慕烟: 我们毕竟相爱了一场,我追随你来到厦门,你真要离开我,我也拦不住你,可我在之里举目无亲,身无分文,我希望晚上我们再好好谈一次,我还有些话要对你说。 在即将分手的时刻,王兵说出如此伤感的话,陈慕烟的心又软了,流着眼泪说: 我答应你,但你要保证这是最后一次。

此时的阿生,彻底消失了,不仅手机永远打不通,家也不回、行李也不要了。我开始想尽各种办法要找到阿生,发动身边所有认识阿生的人,甚至到人人网联系上阿生的前女友,所有人都找不到他,这么大一个活人感觉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一般。4月24日,阿生语言班的一位同学告诉我,在卡尔顿区的一个体育馆里见到阿生在那打篮球,我立马开车去那个体育馆蹲守,到晚上快十点也没见到阿生。

每每想起这些,我都很愧疚,异国他乡,这个善良的姑娘就这样用行动一点一点在支持着我,在我最潦倒无助的时候一直陪着我。经过这件事我成长了很多,不再跟别人称兄道弟,拒绝了狐朋狗友们,我在学习方面开始特别刻苦,我有自己对未来的盘算。2012年年初,我终于顺利毕业了。

陈慕烟家境贫困,父母都已年过六旬,她还有一个姐姐因眼睛视力残疾,需要人照顾。年迈的父母一直想让陈慕烟毕业后回老家工作,以后可以照顾姐姐。陈慕烟并没有远嫁他乡的打算,加上她和王兵并不真正了解,为不留下隐患,陈慕烟提出要跟王兵签订一个 同居协议 :两人在一起共同生活,经济上各自保持独立,谁也不能限制对方与别的异性交往的自由,一旦有一方觉得不再适合同居生活,就可以随时离开,另一方不得加以阻挠

突然有一个长得像前男友的人出现在她面前,表示他是前男友的表兄弟。相同的容貌让她旧情复燃……

按照地址,我们跑到周边一个看着很破旧的小小律师所,所谓的律所不过是一个居民区的一间小客厅,一进门,边上一排陈旧的折叠椅,三三两两地坐着几位面色称重的白人,旁边一个旧茶几上摆放着一些供打发时间的就杂志。前台一个接线员热情接待我们之后开始整理文件,整个律所只有那一位律师。

两人手上的钱都用完了,陈慕烟要去向同学借钱。王兵怕她去见男同学,硬是不同意,两人又大吵起来。伤心的陈慕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,准备再次离开。王兵一把抢过她手中的包,又夺下她的手机和身份证,威胁道: 你要敢离开我,我不会让你有好下场! 再一次的威胁让陈慕烟充满了恐惧,她没有再犹豫,趁王兵将行李扔回房间之际,飞快地打开门,逃离了他们同居的出租屋。

加了叶宇凡表弟的微信之后,很快两人就聊了起来,叶宇凡的表弟告诉刘雯雯,他叫周诚,叶宇凡在一个星期前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,在离开之前他希望自己联系刘雯雯。和刘雯雯聊了几分钟后,周诚以有事匆忙下了线。前男友竟然离开了人世,刘雯雯替他感到可惜,更感悟着生命的脆弱。刘雯雯郁郁寡欢,一周后她接到了周诚的电话,表示他已经应聘到了本地的一家公司,方便的话想和她见一面。刘雯雯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。

一、

加了叶宇凡表弟的微信之后,很快两人就聊了起来,叶宇凡的表弟告诉刘雯雯,他叫周诚,叶宇凡在一个星期前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,在离开之前他希望自己联系刘雯雯。和刘雯雯聊了几分钟后,周诚以有事匆忙下了线。前男友竟然离开了人世,刘雯雯替他感到可惜,更感悟着生命的脆弱。刘雯雯郁郁寡欢,一周后她接到了周诚的电话,表示他已经应聘到了本地的一家公司,方便的话想和她见一面。刘雯雯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。

热恋中的男女往往是感性的,对各种潜在的危险没有预判和警惕性,其实如果能多一份理性的话,刘雯雯就不会陷入叶宇凡破绽百出的柔情陷阱中,更不会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提款机。

陈慕烟回到出租房,向王兵提出了分手的事。 真的对不起你,我们不适合再相处下去,希望你兑现当初的承诺,让我离开吧。 陈慕烟尽量用平和的口气说,避免刺伤王兵。

几个月后,刘雯雯去看望周诚,她坐下来还没有几分钟,周诚就用手按住腹部,痛得在床上打滚。刘雯雯急忙给他找药, 不要找了,几天前我就吃完了,挺一会就会过去的! 直到这时刘雯雯才知道,几个月的治疗已经花光了周诚的全部积蓄,没有钱买药,他又不敢向家人开口,发作时只能挺过来。刘雯雯再也顾不上什么,她找到母亲, 今天你不同意也得同意,不然周诚只能等死了!

一年多的时间,刘雯雯先后8次,从母亲的账户里给周诚转了90万元。开始她还觉得自己可以用钱给周诚延续生命,可是渐渐她也发现了一些端倪。有一次她发现周诚的药盒始终是原来的,她就询问周诚是怎么回事,周诚表示他是通过特殊渠道弄到的药,到手的时候只有药瓶而没有盒子。在周诚的花言巧语下,即便是这么拙劣的理由刘雯雯也相信了。

看刘雯雯态度坚决,母亲只好让步。拿到存折后,她准备将10万元转入到周诚的账号里,这时她发现账户户主却是 叶宇凡 便疑窦丛生。面对刘雯雯的质疑,周诚表示他与叶宇凡生前关系非常好,他的物品都放在他那里,叶宇凡去世后,这些东西他就一直自己拿着用。恋爱中的女人是最傻的,刘雯雯又怎么会去怀疑周诚所说的呢。

刘雯雯赶到周诚所在的公司,一位员工告诉她周诚已经辞职了。刘雯雯又赶到周诚的出租屋,敲开门后,周诚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十天不见,他憔悴了不少。 不管发生了什么,你还有我! 在刘雯雯的再三询问下,周诚道出了实情:他得的是胃癌,已经到了中期,由于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,即时有钱,也只能活两年。

遍寻无果,我开始变得有些消沉,不再呼朋唤友,也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,整个别墅被一股莫名的阴郁包裹着。面对十万多刀澳币的赔偿,我根本无力偿还,就在我每天焦头烂额地想着应对之策时,我的遭遇早就像生了翅膀一样传遍他身边各个朋友的耳朵里。

为了打消母亲的怀疑,刘雯雯让周诚拿出病历本,以及提供主治医生的电话。周诚表示由于经常到不同的医院看病,他并没有记下医生的电话号码,而病历本由于被淋湿过,他早就扔了。周诚的回答有太多的破绽,可是刘雯雯还是抱有一丝幻想。几天后,周诚提供了病历和一位医生的电话号码,刘雯雯打电话过去,接电话的是一位男性,在询问了周诚的情况后,她让对方留下医院的地址和科室名字,对方却说有急诊匆匆挂掉了电话。当天,刘雯雯又多次打电话给对方,发现对方已经关了机。按照病历本上印有的地址,刘雯雯找了过去,可医院的工作人员看了病历本上的印章后,表示这很可能是伪造的。

相关文章